也对追加投资有更大动力

2018-10-18 03:48

中国乘用车联席会副秘书长崔东树称,当前欧债危机余波未平、萨博汽车濒临破产,而瑞典政府出于稳定就业率而急盼投资者,本次收购案应该说兼具了“天时”“地利”等要素,但独缺通用汽车的“人和”要素。

12月5日,庞大集团公告称,瑞典汽车此前发布公告,宣布其目前与青年汽车及一家来自中国的银行商谈投资瑞典汽车的方案,方案内容包括一个短期的解决方案以使萨博汽车能够支付十一月份的工资并继续重组。庞大集团表示:“对于有利于萨博汽车重组、摆脱其目前困境并健康成长的方案,本公司原则上均不会反对……本公司已向萨博汽车支付了4500万欧元的购车预付款。”

5月3日,维克托·米勒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河北民营汽车企业——华泰汽车拟斥资1.5亿欧元,其中以1.2亿欧元收购荷兰世爵29.9%股权,并发行3000万欧元的6个月期可换股贷款,未来将以每股4.88欧元转换为荷兰世爵的股份。华泰汽车有限公司副总裁张睿君称,收购完成后,华泰将成为世爵第一大股东。然而,短短9天后,华泰汽车发布紧急新闻稿,证实其与荷兰世爵汽车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通过当事人各方协商后决定终止。

崔东树表示:“通用汽车对技术的封锁程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中方提出的调整股比、发起方等多个方案都无法获得通用汽车的通过,瑞典政府、中国车企在收购初期有些估计不足。”崔东树强调,随着中国汽车产业的崛起和海外扩张,汽车跨国集团对华技术封锁是长期性的、不可避免的,技术壁垒也是高技术产业“家常便饭”,中国车企海外并购需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对于曾发明涡轮增压技术、如今濒临破产一年多的萨博汽车,庞大集团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田永秋证实,青年汽车已经陆续向萨博投入8000多万欧元(约合8亿多人民币),“还不包括尚未到账的钱及追加投资”。田永秋表示,青年汽车谋求中高端车型的核心技术,庞大集团则谋求萨博汽车在华的独家经销权,因此前者相较于后者更难抽身,也对追加投资有更大动力。

田永秋预期,即便瑞典法院拒绝了萨博汽车的破产申请,萨博汽车继续进行的破产重组之路仍遥遥无期。“首先,无论是直接控股还是间接控股,通用都不会允许现有的股权比例被打破;相反,通用汽车认为萨博汽车即便破产,也只是把几张图纸收回去罢了。其次,萨博汽车从重组到复产,仍需青年汽车等各方近10亿美元的追加投资,这还只是走向盈利的漫漫长路的第一步。”

10月30日,庞大集团公告称:“各方将于2011年11月15日当日或之前签署股份购买协议。”但由于通用汽车多次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否决了多个并购方案,庞大集团先后三次就此发布公告,最终表示,即便延长了一次备忘录的终止日期,但上述“交易及相关股份购买协议仍在谈判中”。

一位接近国家发改委审批层的人士向记者表示,车企跨国并购一定要把风险意识放在首位。但他仍然强调,作为中国车企的代表,上海汽车已经通过合资公司上汽-通用掌握了萨博汽车的核心技术,并应用于别克君威等车型,“通用汽车只是不愿意将技术转让给第三方”。

10月31日,庞大集团公告称,已“与青年汽车、瑞典汽车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共同收购瑞典汽车持有的萨博汽车100%的股份以及saabgreatbritainltd。(萨博大不列颠)的所有股份”。其中,庞大集团、青年汽车及/或各自的指定方将共同以1亿欧元(约合10亿元人民币)购买出售股份。收购价款应在本次交易完成时支付5000万欧元,并在本次交易完成后第1至4个周年日每年支付1250万欧元。

对于众多国内车企热衷于收购萨博汽车,田永秋分析道,最近一年,汽车产业低景气度持续,自主品牌急切需要通过海外资本扩张,向产品高端化、技术自主研发进军,以获得合资品牌、外资品牌一般逆市扩张的销售业绩。

12月初,维克托·米勒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表示,萨博需要在几日内筹措6亿欧元(折合约60亿元人民币)。米勒当时表示,与此前萨博汽车和青年汽车达成的协议不同,此次协议并未涉及青年汽车参股萨博汽车,这使得该协议不需要获得通用公司的同意就可进行,“新的提议只涉及贷款,不涉及股权”。米勒还表示,在中国市场占有份额最大的汽车经销商庞大集团“将不再参与这份协议”。这被市场认为庞大集团退出此次收购案。

9月15日,庞大集团公告称,如上诉法院未批准萨博汽车进入自愿重组程序,“鉴于本公司已向萨博汽车支付了4500万欧元的购车预付款,本公司可能需要根据萨博汽车的具体经营、财务状况,就前述购车预付款提取部分坏账准备”。

回顾上述收购案,陈永岚建议,中国车企发起的海外收购案,需要制定周详的计划,找到合适的律师事务所、咨询机构等国际化专业团队,绝不应有“抄底”心态,“东西再便宜,和企业战略不符合,也不要盲目收购”。陈永岚也提到,中国车企需要在收购案中注重谈判技巧,处理好大股东、大债主等利益各方关系。“对于耗时甚巨的大型并购案,中国车企要对新苗头、新风险要始终保持敏感,并迅速作出反应。”陈永岚最后说。